美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嘉靖帝十步以内必有芳草的帝王之术是什么海瑞是个怎么样的人

发布时间:2021-01-05 14:42:17 阅读: 来源:美工刀厂家

嘉靖帝“十步以内必有芳草”的帝王之术是什么?海瑞是个怎么样的人?

嘉靖帝说的“十步以内必有芳草”是什么你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小编告诉你。

海瑞进京,别的事没干,先跑到六必居酱菜馆题了几行字,这步棋走得极其惊险,可谓惊天动地。

可以说,海瑞做了其他人,包括徐阶、裕王等人都不敢做的事,等于是揭了龙鳞。可是手法又恰恰不轻不重,连看守六必居的锦衣卫,内心都是崩溃的,这个海瑞是啥人啊,不要命的主。

关键是什么呢,关键是嘉靖帝还拿他没办法,说他欺君吧,他写的字全都是夸酱菜的,且都是事实,没有把柄啊。说他是受他人指使的吧,海瑞之前的表现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别说裕王和徐阶了,就是嘉靖帝的圣旨暗示,他也不是照样装糊涂不执行嘛。

说到底,他海瑞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指使的,可是嘉靖帝会咽下这口气吗?

一、

海瑞前脚题字,后脚锦衣卫的人就跟上来了,搞明白他是户部新上任的主事海瑞之后,要带着他去户部验明正身。

两派争斗,真正受到伤害的恰恰是酱菜馆老板,他哪里见到过这种架势,本来让海瑞速速走人的,结果题了这么一行字:

“产地必真,时令必合,瓜菜必鲜,甜酱必醇,盛器必洁,水泉必香!”

刚写好这些字,酱菜馆老板其实是非常高兴的,如果嘉靖帝真是这意思,他乐都乐疯了。但是随后他就笑不起来了,因为随行的提刑司太监又叫拿出一张白纸,按在海瑞写的字上面,等于是复印了一张,带走了……

店老板一看,这下子完蛋了,这是又要上秤啊,等他们一走,他就对伙计们喃喃地说:

“收拾铺盖,大家伙儿各奔前程吧!”

走出了店铺,两个锦衣卫带着海瑞去住处,再去户部报道,而提刑司太监却要回宫:

“我这就回宫,得把这通天的东西呈给陈公公。”

由此可见,监视六必居酱菜店这个差事,实际负责人是陈洪,陈公公。

二、

随后,齐大柱就风尘仆仆地到了,此时的他已经是十三爷了,还是嘉靖帝御封的第十三太保爷。结果他见到海瑞之后,一下子就跪倒在地,口中喊着“恩公”,一下子就把另外两个锦衣卫吓住了。

海瑞很明白,自己这次惹了祸,在情况明朗之前,千万不要连累到齐大柱: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往后你在镇抚司当你的差,不要来找我,找我,我也不会见你。”

齐大柱还纳闷自己的两个手下,为什么要带走海瑞,不就是进了一次六必居嘛,何必小题大做?

等到锦衣卫告知他,海瑞在六必居题了字之后,还被黄公公复印后带走了,就要递给陈公公。这下子坏了,齐大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由此可见,虽然陈洪管着镇抚司,实际上齐大柱并没有把他当成真正上司。

他能找的人只有朱七,朱七作为多年的锦衣卫,又是齐大柱的师父,自然知道情况的严重性:

“什么文章,是口说的还是墨吃纸?”

这个很重要,毕竟口说无凭,如果写到纸上了,那就真的难办了,齐大柱还请求朱七去求求上司陈公公,结果朱七回答:

“通天的事,谁敢压?再说陈公公正巴不得有这个事呢!”

三、

朱七的这句话话中有话,什么叫陈公公巴不得有这个事呢?

这就得从陈公公的位置讲起了,严嵩倒台,徐阶已上台,新的领导班子都换了一遍了,而吕芳还在司礼监当掌印太监。陈洪要上上位,就得做点事出来啊,一切都有条不紊,肯定轮不到他,越出事越有机会嘛。

所以,陈洪拿到海瑞在六必居题的字,一溜小跑就送到了嘉靖帝身边。齐大柱找徐阶也罢,朱七找吕芳也罢,再快,也快不过陈洪,所以奏对刚完成,嘉靖帝先发话了:

“给裕王看病的人进京了,给朕看病的人也进京了吧?”

不用说,嘉靖帝此话指的就是海瑞:

“那个在六必居给朕开丹方的人是谁?”

由于齐大柱一早就去找了徐阶,所以徐阶也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宫里,本来下午奏对,他上午就到了,此举当然逃不过嘉靖帝的眼睛:

“你巴巴地赶来,不就为了给这个人说话,为裕王说话吗?”

这个嘉靖帝,刚吃了丹药跟打了鸡血一样犀利,硬是噎得徐阶说不出话来。

四、

就像杨角风刚才提到的那样,嘉靖帝自从“大礼议”事件之后,哪是吃瘪的主,让他不痛快,他会不报复,当然得报复:

嘉靖帝更不能容忍的是下面的人竟然背着自己搞小动作,徐阶如此,吕芳也是如此:

“还有吕芳,朱七上晌找你说什么来了?”

吕芳哪敢隐瞒,只能如实汇报,结果嘉靖帝也敲打起了吕芳,同时也给了陈洪信心:

“镇抚司提刑司都归陈洪管,报了陈洪还不够,还要来找你?”

结果吕芳也罢,徐阶也罢,一个劲地给海瑞说好话,同时一个劲地把裕王往外撇出去,惹怒了嘉靖帝。于是他要求裕王把海瑞的字抄写一遍,刻匾再送到六必居去,看吕芳要接旨意,却喊陈洪:

“跪在门口干什么,这里你就进不得?”

为什么嘉靖帝这人狠呢,处处都能体现,言外之意就是你吕芳能做掌印太监,他陈洪照样可以做,你能进精舍,他陈洪分分钟就能取代你,看你还胳膊肘往外拐?

五、

陈洪到裕王府传旨让冯保去朝天观,此举也是嘉靖帝敲打裕王的举动,朕还没死,你们别就想着上位。

实际上,自从严嵩倒台,嘉靖帝的这个位置坐的就不稳当了,虽然把“六心居”改成了“六必居”,本来期望大家能六心合一。结果,事与愿违,越来越多的表现,告诉嘉靖帝,事实并非如此,这才是他要敲打众人的原因。

由于陈洪被李妃打了一巴掌,回到嘉靖帝处诉苦,嘉靖帝大怒:

“真是‘十步以内必有芳草’呀。宫里二十四衙门长满了芳草,锦衣卫不用说身上绣的就是芳草,现在连朕的儿子孙子院子里都是芳草。我大明朝真是繁花似锦,绿草成茵哪!”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宫里上下都是吕芳的人了,冯保也是,朱七,齐大柱,甚至海瑞,都成了吕芳的人了。不给吕芳点颜色看看,以后怎么还镇得住其他人,于是下令陈洪先回镇抚司除草。

这个陈洪,一点都没吸取当年冯保打死周云逸的教训,还真去鞭打了朱七、齐大柱和陈二。回头还以为自己揣摩圣意有功呢,嘉靖帝再次展现高超的驭人之术:

“你是该想想自己的过错了,朕叫你跟他们打个招呼,也没叫你把人打成这样!”

正所谓给一口糖吃,再打一棒子,打一棒子,回头再给颗糖吃,嘉靖帝此举可谓一箭三雕:

首先,震慑了镇抚司和裕王府的人,让他们明白,吕芳随时可以倒台,他们指望吕芳一点都不靠谱,只有忠于皇上,才是最理智的选择。同时又不能让大家寒心,所以这个黑锅甩给了陈洪,是陈洪没理解朕的旨意,朕怎么舍得打你们啊?

其次,进一步激化陈洪跟下面人的矛盾,嘉靖帝最怕的不是大家不忠心,而是底下人太团结。此举只会让朱七和齐大柱等人恨陈洪,裕王等人更恨他,与此同时,陈洪为了生存,只会更加依赖嘉靖帝,借助皇权稳固自己的权力。这也为后面,陈洪教训百官,欺负冯保埋下了伏笔。当然也预示着裕王上台,陈洪必死。

最后,等于明确告诉裕王等人,朕还是皇上,你们想上位,还早了点!把你裕王的字挂到六必居,就是要看看天下人,是相信朕关于“六必居”的解读,还是相信你裕王对“六必居”的解读?

说到底,这是嘉靖帝对自己皇权的再一次捍卫,而且效果显著!

北京时尚家居装修

意大利四居室装修

简约四居室装修

如何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