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尚世新剧本全产业链平台梦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3:10 阅读: 来源:美工刀厂家

尚世“新剧本”:全产业链平台梦

“我对《小时代》充满敬意,《变形金刚4》的诚意体现在它愿意讨好中国观众。观众是否买票进电影院,这必须尊重。”

票房高达19亿的《变形金刚4》与票房超过10亿的《小时代》系列电影,堪称是近年来票房惊人又恶评如潮的代表作。

尚世影业的新任CEO陈思劼聊到它们时,却毫无以往海派电视人的清高。尚世影业,是SMG旗下从事影视相关产业链的公司。可以说,SMG(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制播分离的产物。

一年前的端午节,弘毅投资CEO赵令欢走入上海电视节,宣布弘毅投资已经投资了尚世影业,并将与尚世影业一起募资一只30亿的影视基金。当时与他一起亮相的有时任SMG总裁的裘新、时任尚世影业CEO的苏晓。

14个月后的2014年8月21日,场景切换至北京电视节启幕,主持尚世影业年度战略发布会的是新帅陈思劼,SMG出席的最高领导是党委副书记兼副台长王建军;出席的嘉宾有SMG旗下如百视通(600637.SH)、东方明珠(600832.SH)等公司高层、将与尚世影业战略合作的各影视公司高管;发布会现场不见弘毅投资代表,而陈思劼发言亦只字不提影视基金。

此时曾执掌SMG十年的黎瑞刚,回归SMG并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台长已经半年。裘新转任上海报业集团社长。

如此看来,弘毅投资与SMG牵手,投资尚世影业,联手打造30亿影视基金这一系列曾充满想象力的故事,已经换了旧时颜色。而陈思劼将带领尚世影业驶向何方?

尚世影业换帅

弘毅还是尚世影业的股东吗?尚世影业还会和弘毅投资联手募集一只30亿的影视基金吗?

被问到这两个问题时,陈思劼给出颇为官方的答复:“弘毅投资还是我们的股东。SMG正在对集团战略和结构进行调整,尚世影业与弘毅共同发起影视基金事宜,现在没有新的信息需要发布,待有关战略调整到位后,我们会及时告知大家。”

而弘毅投资的回复亦是同一口径:“目前没有新的信息需要披露。”

外界据以上种种推测,这只30亿基金的募集与筹备工作,是否暂时搁浅?

而另一边厢,此前被赵令欢看好的苏晓,已经于一年前辞职,他曾发公开信指出:“1、尚世影业最大的优势和最大的劣势都是因为背靠SMG;2、国有体制对文化内容产业而言,最核心的有两大问题无法解决:对核心人才的激励和运营效率不高;3、影视行业已高度市场化,本质上到今天,这个行业已经不需要国有化。所以,我选择了离开,换条道路继续梦想。”

接任苏晓的陈思劼,此前并无从事影视行业的经验。他学的是新闻,担任过新闻节目的主创人员;此前在看看新闻网任总经理,并曾当选为“上海IT青年十大新锐”。陈思劼的履历有媒体、新媒体,却并无影视。

而前后间隔14个月的两个发布会,也能清晰看到苏晓和陈思劼的不同:苏晓心心念念是做出好的“内容”,尚世影业拍摄或投资电影与电视剧,更多的是一个传统的电影电视人的思路;而陈思劼则表示尚世影业要“做布局全产业链的平台型企业”,他会与诸多SMG旗下公司、其他影视公司合作。

因此,这次发布会的嘉宾,既有百视通、东方明珠等公司高管,又有海润传媒娱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刘燕铭、克顿传媒总裁吴涛、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洪涛、慈文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中骏等人。其中,有人私下表示,与尚世影业目前尚无清晰成型的合作计划。

陈思劼的解释是,以前影视公司是“零和游戏”,即你拍的电视剧收视率高了,他拍的电视剧收视就低了;但在今天,当更多观众抛弃电视机转而在电脑上看电视节目,或转向网络游戏、9158和YY这种在线演艺时,“零和游戏”尚难以继续,业内的人都深感互联网带来的冲击,所以当他提出合作,其他人多一拍即合。

那么,陈思劼希望与集团同事们、同行们,打造出怎样的全产业链平台?

全产业链平台梦

“电视剧行业面临很大的变化,首先是‘一剧两星’,但这更多只是成本和售价的重新博弈;我更关注的,其实是‘网剧’的出现。”

所谓“一剧两星”,指一部电视剧最多只能同时在两家上星频道播出,该政策将于2015年1月1日起实施;在这之前主导各大卫视电视剧播出的是“4+X”政策,即电视剧首轮播出时,最多可以同时在4家上星频道和几家地面频道同时播放。

这可以顺理成章推测出,总体来说,未来电视剧的成本和售价都会下降。因为上星频道是电视剧购买的主力,而首轮播出权则占一部电视剧售价的大头;一部电视剧,从可以被4家卫视台一起购买首轮播放权,到这个数字降为两家,其售价自然会下来。

陈思劼却想得更深远:“在‘4+X’格局下,影视公司倾向于获得一个稳定的回报,算算四星一拼的售价,考虑该请哪些阵容,做自己最擅长的类型;结果就是电视剧的类型化非常严重。而一剧两星后,电视剧上星的门槛低了,简单想会觉得电视剧更粗制滥造;但一线的影视公司会有新的选择。平衡的市场反而难催生出创新。”

所谓类型剧就是电视剧的分类,典型如偶像剧、婆媳剧、穿越剧、谍战剧、抗日剧等。尚世影业及其前身先后拍摄了《蜗居》、《媳妇的美好时代》和《小爸爸》、《杜拉拉升职记2》等电视剧。可以说,尚世影业擅长的“类型剧”主要是都市生活情感类剧,主要受众是年轻的都市女性。

而这一次战略发布会上,尚世影业除了发布电视剧《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等其擅长的电视剧类型,也推出了谍战剧《北上海1950》、历史剧《大波》、人文剧《平凡的世界》等。陈思劼表示这次参加北京电视节,早早就来到北京,拜访得最多的就是擅长男人剧的同行。

但在陈思劼看来,这些都还是传统的电视剧,它们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尚世影业参与拍摄与投资,获得稳定的利润。与此同时,他最为关注的“网剧”对电视剧行业的冲击,却在这些之外。

所谓“网剧”指网络电视剧,顾名思义,这电视剧拍摄好后,首先在互联网上播出,拍摄方甚至不考虑未来要在电视机上播放。相比于传统电视剧,网络电视剧的成本更低、台词对白尺度较传统电视剧更宽。

陈思劼关注网剧,是因为它的出现颠覆了视频网站以往播出电视剧的模式:“以前一部电视剧,经一个或几个上星电视台一播,就有相当的知名度;视频网站买过来,当然价格不低,很多网民也会去看。对于视频网站,上星电视台播出就像广告,它们支付的电视剧的价格,实际上付的是广告费和营销费。但网剧的出现,意味着视频网站可以用自己的渠道来推广,它不付那么高的广告费,而是支付相对低的制作费,它只要收入大于成本,就可以继续投拍,形成正向的循环。”

所以,尚世影业会拍摄网剧。陈思劼并不认为这一步跨得很大,因为有原本说绝对不会拍网剧的影视公司,也开始松口。面对行业的剧变,所有人都在探索。

陈思劼在发布会上,宣布了未来将与盛大文学、豆瓣网进行战略合作。SMG尚世影业将投入5000万元“梦想基金”,将与它们一起筛选具有“全媒体剧”孵化价值的优质文学作品,为作者提供高端专业培训课程,协助其完成剧本的创作。

而这正是以前盛大集团将盛大文学收归己有的一大考虑。盛大集团希望做成娱乐帝国,以盛大文学的作品为原型,改编为游戏、电影、电视剧等形式,获得产业的协同效应。

一位盛大文学的前员工分析,盛大文学本质上是一个UGC(用户产生内容)网站,你指望一个用户自发写的文学,恰好有一部分适合改编成电影或游戏,然后由编辑选出来,交给相关部门去对接,这个是很难的。盛大文学要想有协同效应,就要提前介入产业链,引导作者写一些题材,在还在连载时,就考虑好要不要做游戏,或改编影视,并联系相关的公司来对接。

而这正是陈思劼的考虑,在文学作品还在盛大文学和豆瓣网连载时,即挑选出适合改编的,而改编的形式可以多样化,既可以是传统电视剧,又可以是网络电视剧,可以是专门在付费电视频道的电视剧;甚至还可以是舞台剧、游戏等。

陈思劼想要的是,将一个原创的核心故事,做出适合它的形式,放在不同的渠道播出,找到最适合它的受众。尚世影业固然要做传统的在上星频道播出的全民剧,也要为其他渠道专门制作一些更创新的电视剧,这就是“垂直化”。

想要兼顾全民剧和垂直化,这显然不是集尚世影业一家之力可以完成,而需要与其他同行合作。陈思劼坦陈,可能上海电视人被认为沉稳有余冲劲不足,但尚世影业身后有强大的SMG集团,背靠长三角的强大市场,加上上海人的强契约精神,那么正适合做一个“全产业链”的平台型公司。

陈思劼不否认,这些创新剧可能开始收视率没那么高,但放在互联网渠道、付费电视渠道播出的剧,制作方可以早早通过观察用户行为而调整。而且,所有认为变革会带来利润率下降而拒绝变革的公司,比如柯达,诺基亚,大家都知道是怎样了。“利润率是紧箍咒,驱使大家继续做传统的产品;但一个企业也要考虑你有没有产品更新迭代,替代的产品,是出现在你家还是别人家。”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