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日扣留记者整个过程很孤单但背后有强大支持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4:14:15 阅读: 来源:美工刀厂家

被日扣留记者:整个过程很孤单 但背后有强大支持

简福疆: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直通车》,目前蒋晓峰已经抵达了机场,我们来看看现场的最新情况。

蒋晓峰:可能会关心在这段时间里面发生了什么……抵达钓鱼岛大概二、三十分钟之后,(我们)退出来,日本有14艘的海上保安厅的警卫舰在附近的海面上。然后有两条大型的警卫舰不停的跟踪“启丰二号”,然后强力截停――就是有一条船在往前行的过程当中,两条舰一起向“启丰二号”进行挤压,这个压迫式的动作逼迫我们这条船被截停,然后从船上下来二、三十个海上保安厅的特警将我们强行拘捕。

之后,由他们的船把我们带到了冲绳,在那霸期间将我们9个人“非法拘捕”16个小时。

同时,在这里我想强调的一点是:我们是作为记者出去的,一方面我是代表中国人的立场,第二方面也代表是记者的立场,我们用中国人的立场讲钓鱼岛的时候没有问题、没有含糊,(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

日本人指责我们两方面的内容,一方面说我们“非法侵入”到日本的“邻海”,对不起,这是中国的邻海,没有错;第二点,说我们“非法登入”日本的领土,对不起,并不是我们登入到日本的领土,而且日本方面强行用他们的船只将我们带到日本的冲绳,这并不是需要我们来承担后果,是他们的行为造成我们登入的后果。所以所有的问题、所有的后果应该由日本政府来承担。

同时,我们现在所记录的录像画面全部还在日本的石垣市,我们强烈呼吁日本方面保留好我们所拍摄到的这些内容,历史不可以抹掉,事实不可以抹掉,谢谢。

记者:晓峰,请你说一下,你在日本的时候,日本方面是怎样的一个对待,对于他们的对待你怎么看?

蒋晓峰:日本方面拘捕我们的时候,包括记者在内的9个人,当时我是亲身经历,也是亲眼看到的是全部被戴上手铐,然后在日本的拘留所的时候,也是戴上手铐,从拘留所押往那霸机场的时候,也都是戴上手铐的,这就是日本对待我们的这种方式。

简福疆:我们凤凰卫视的主持人黄橙子,还有杨舒现在在现场迎接他们,我们来听听看。

杨舒:如果现在再叫你去钓鱼岛,你还去吗?

蒋晓峰:是这样的,我觉得可能是需要有一个成功率的保证,其实保钓的方式会有很多种,如果做一些无谓的劳动的话(效果就不大),和日本人斗争的时候我觉得也需要一点策略。

杨舒:你这次成功参与完成“保钓行动”,全球的华人都为你感到骄傲,你现在最想说的是什么?

蒋晓峰:我想准确一点说,我这次是完成了保钓的报道任务,应该说,在船上的其他人,他们是在完成一个宣示主权、保钓的这么一个任务。我们的全程其实是做一个跟踪记录,拍摄这么一个工作。

我刚刚也讲了,就是两种身份:一种是中国人,对钓鱼岛有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立场;第二点,我们作为媒体人,我们只是想站在更加客观公正的第三者的立场来记录这件事情。但是很遗憾的是,日本方面对待媒体,对待中国的媒体还是用了他们日本的这种要强力的方式,我们是感觉非常遗憾。

有一点是希望日本方面注意到的,我们拍摄到的、记录到的这些所有的资料一定要保管好,因为事实是不容他们抹杀的。

杨舒:我也想替全球的凤凰的观众想问你,现在最想说什么?

蒋晓峰:(这次行动)过程当中,我知道从香港出发总共有700多海里,如果说算上风浪颠簸的话,差不多应该有超过800海里,整个过程当中我们船没有停,一直都没有停过,是一路开到钓鱼岛。

整个过程当中会感觉很孤单,陪伴我们的一直是驱赶我们或者是截停我们的船只,从感觉上会很孤单。但是我们心理上并不孤单,因为我们知道后面会有强大的(支持),不管是凤凰的观众,或者说是凤凰网,还有凤凰公司以及其他关心我们这次行动的人,所有有保钓情结的人都在支持我们,非常强大。

杨舒:谢谢蒋晓峰,欢迎回来,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

蒋晓峰:谢谢。

杨舒:梁培锦,你这次一直躲在摄像机后面,但是你同样是我们的英雄。你现在最想对你的家人说什么?你的家人一直在看凤凰卫视全程,关注你们的情况,也很担心,你现在终于平安回来了,你的家人可能就在电视机前看着你。

简福疆:他说不用担心,身体也非常的好,首先问的是他说最想做什么。

杨舒:欢迎你回来,祝贺你们。

简福疆:他说被扣押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对保钓的行动他一直拿摄影机在记录着整个过程。

重庆轿车托运

哈尔滨轿车托运

重庆到乌鲁木齐大件运输

重庆托运小轿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