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工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大矿山逼宫中国钢厂不听话就断货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20:04:33 阅读: 来源:美工刀厂家

三大矿山逼宫中国钢厂:不听话就断货

4月28日上午9点30分,在中钢协三楼的会议室里召开了“2010年第二次行业信息发布会”。近一个半小时的发布会上,铁矿石谈判进展情况继续成为最受关心的问题。

“据我所知,没有停顿,铁矿石谈判双方一直都在接触,”面对媒体“连珠炮”似的提问,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这样回答,但不难看出,他的语气和表情除了气愤,还略显无奈。

而三大矿山凭借垄断和市场需求旺盛两张王牌,正在更加强硬地推行着“季度定价”这一事实已经清晰地摆在眼前。很难预知,铁矿石谈判究竟会以什么方式收场;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钢铁行业面临严峻挑战和巨大风险。

蛮横

从“短供到断供”———三大矿山逼宫手腕用尽

4月开始,冷清的港口和焦急等待铁矿石的贸易商和钢厂,形成了巨大反差。从持续严格的控制铁矿石供应量可以发现,三大矿山对钢厂逼宫并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实际上,从今年年初开始,大多数钢厂从三大矿山那里都没足量拿过一次货。国内一家钢厂高层告诉记者,除了淡水河谷外,只有必和必拓在年初来了一条船,而力拓的船根本没有见过。

“只有听话才有货。”上述人士坦言,在大幅度提高价格的前提要求下,淡水河谷态度非常明确,简直就是下“通牒”,不接受就以停止供货作为威胁,并限期答复。

以中国市场现货矿价格为基准,三大矿山正不断疯狂提高着自己的要价。据了解,从去年谈判伊始,矿山的涨价要求从40%一直上涨到目前的100%,甚至更多。不仅如此,三大矿山还接连发布正式公告,宣布和现货挂钩的季度定价来替代长协模式,再进一步过渡到指数定价。

更令人吃惊的是,从目前的情况看,即使钢厂选择“听话”也不见得有货。今年以来,全球主要产钢国钢产量都大幅度增长。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钢产量增长24.52%,全球钢产量增长33%,其中日本增长了50%,欧盟增长37%,韩国增长29%,需求迅速增长加剧了铁矿石的“供不应求”的局面,自然成了三大矿山手中的重要筹码。

正是看到了这个态势,三大矿山更加肆无忌惮,对一些钢厂开始了类似“报复”的行动。

一位国内钢厂人士告诉记者,称之为“报复”,实际上还是三大矿山拿“2008年金融危机下钢厂长协合同履约率低”来说事,主要还是为了推行季度定价。事实上,这个理由确实也出现在三大矿山为推季度定价而给出的说辞中。

因为2008年上半年长协价格远远高于现货价格,为了降低成本,不少钢厂都放弃执行长协合同,转向现货市场采购低价矿石。而三大矿山迫于压力,也不得不用低价在现货市场销售矿石。

“三大矿山自然无法忘记当时自己的窘境,也要钢厂尝尝那种滋味。”上述人士透露,目前矿山的销售策略就是去年上半年钢厂采购一船长协矿的,今年照常发一船长协矿;而去年下半年采购两船长协矿的,今年只发一船长协矿;违约情况严重的一船货都没有。而目前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型钢厂,至少已经有两家出现断供的情况。

必和必拓内部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目前公司也在和一些新的目标客户进行接触,特别是原来没有长协,产能规模大的民营钢厂,一方面这些钢厂需求量也很大,另一方面对于用惯了现货矿的民营钢厂,接受起季度定价这种模式更加容易。

业内人士指出,这意味着,三大矿山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在中国的矿石销售,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强硬下去,直到更多的老客户妥协。

无奈

钢厂被迫用“临时价格”进行过渡

4月初中钢协曾呼吁钢厂抵制矿山强迫涨价的做法,控制进口节奏,一个月过去后钢厂铁矿石库存开始下降,大部分钢厂也愈发紧张起来。记者从多家国内钢厂了解到,为了保证供应,很多钢厂都或多或少地和矿山有过接触,其中以原来有长协矿供应的钢厂居多。另外一个情况是,矿山公司也一直在中国游说钢厂接受新价格,4月中旬三大矿山之一的必和必拓首席商务官孔博拓也现身中国,并走访了中钢协和很多国内钢厂。

担心矿石供应的钢厂对于必和必拓的到访都显得非常热情,为了获得稳定的供应支持,钢厂也在努力维持着和矿山之间的良好关系,一些钢厂不得不对必和必拓所要求的季度定价表示出“充分理解”的态度。

华中地区一位大型钢厂人士告诉记者,因为谈判没有结果加上去年长协供应期限已过,在没有公允价格的情况下,不少钢厂也就短期内的矿石供应和三大矿山达成临时价格,用来结算到港的矿石,因为是矿山和各个钢厂单独谈的,所以每个钢厂所拿到的价格也有差别,但大部分还是以指数或现货价格为基准达成的。

“钢厂在考虑下一步经营情况,为保证原料供应与三大矿山有所接触谈判,并一定情况下达成了需求,但这些钢厂都是在协会的统一规定和要求下进行的。”罗冰生在会上默认了钢厂的上述做法。

罗冰生表示,钢厂可以先按照临时价格进口,并不意味着就是谈判的结果,或者是钢厂默认接受新的定价机制。这只是特殊情况下的过渡,如果宝钢谈判组一旦和三大矿山达成谈判结果,各个钢厂将遵循谈判结果,对临时价格进行多退少补。另外一个前提是,铁矿石进口需符合此前钢协与五矿商会联合发布的三大行业自律性文件。

一位钢厂人士向记者坦言,他对谈判并不乐观。尽管非常希望谈判新的“生机”,对于钢厂来说,时间和生产更为关键。可以肯定的是,铁矿石价格已经不可能回到比较低的水平,他们希望的更多是矿山能够足量按时地把承诺的铁矿石运到港口。

尴尬

铁矿石谈判进程处在艰难维持中

“据我了解,谈判并没有停滞或者停止。”罗冰生在面对众多媒体的“围攻”时说。他表示,其实宝钢为首的谈判团队和三大矿山一直都在接触,而三大矿山也和中钢协表示出希望维持良好关系的意愿。

反观目前中国钢铁行业的运行情况:一方面是总体产能进一步增加,产能过剩矛盾加剧。据中钢协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钢铁行业(含矿山在内)完成固定资产投资61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2.7%,增幅比上年同期加快22.4个百分点;另一方面,成本推动钢材价格上涨同时,钢材库存量也呈现高位,后期钢材市场风险正不断加剧。这些恰恰说明,铁矿石已经成为悬在整个行业头顶的利剑。

“这就说明,中国钢铁行业目前运行已经非常脆弱,矿石价格持续暴涨钢厂只能向下游传递,但是产量大却制约了钢材价格的上涨,这样矛盾的状态会引发更大的风险。”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实际上目前三大矿山的行为就是一种垄断。中国作为铁矿石第一进口大国,同样也是垄断的最大受害者。”罗冰生表示,三大矿山凭借垄断地位推行垄断价格,向全球客户提出大幅度涨价,这是因为三大矿山已由金融资本控制,千方百计追求当期最高利润,使铁矿石具有了资本属性的特征,矿山不考虑企业发展的长期利益,抛弃了供需双方共赢的基本原则。

“我们建议将铁矿石作为战略问题提升到国家层面进行研究,以保障国民经济的战略安全。”罗冰生说。对此,中钢协副秘书长吴新春在会上表示,对于三大矿山目前疯狂的行径,商务部等相关部门已经有所关注,中钢协作为行业协会也做了很多协助工作。包括对目前铁矿石情况进行搜集和整理,利用我国《反垄断法》维护整个钢铁行业利益。

与此同时,罗冰生还呼吁,目前应扩大国内铁矿山的投资,鼓励低品位矿的开采和使用,充分发挥这一资源优势,减少对进口铁矿石的依存度。此外,还应该继续增加海外矿的掌控,争取海外权益矿可以达到50%的水平,防止矿石大幅波动。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在外供不足的情况下,目前国内矿的开采力度也在不断增加。一季度国内自产铁矿石2.04亿吨(原矿),同比增长3600万吨,增幅21%。

中钢协副秘书长戚向东“提醒”国内钢厂和贸易企业,国际钢协预计今年钢产量将达到13.5亿吨的水平,将恢复到2008年的水平,而2008年时矿石供应问题并不大,而且现在三大矿山均扩大了生产规模,铁矿供应并没有那么突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目前的供应紧张局面是三大矿山人为缩减供应造成的,钢厂应该合理组织安排生产,防止钢材价格大幅波动。

中国巨乳

巨乳美女图

丝袜玉足

相关阅读